校外教育
家庭教育
经验交流
 
理论研究
您所在位置:首 页 >  理论研究 >> 
 
两会提出“将法制教育列入义务教育课程”至关重要
两会
3月8日,在政协教育界别联组讨论会上,教育部长袁贵仁坦承,教育部现在最大的压力就是(学生的)安全问题。

面对屡屡见诸报端的校园暴力事件,很多代表委员都开了药方~~



校园暴力事件从未淡出公众视野



3月5日,一位来自安徽黄山黄家炳实验中学的高三女生,发微博称她被同班3名男生下“春药”,之后又被威胁说,如果找老师或报警就用“砒霜”毒死她。


 


这起案件并没进入法律程序。有报道称,因受害女生没有出现不良反应,三名男生的行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无需承担法律责任。其中,两人被记过处分,另一人则被警告处分。


这并不是孤例。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5年5-6月份间,国内就有至少6起校园霸凌事件见诸报端:


 


2015年5月6日,陕西省蓝田县一个初中女孩因被嫁祸“在其他宿舍偷钱”而被几名同学殴打讹钱后,“失联”半个多月;


2015年5月20日,安徽一名小学生因无钱“上供”被逼喝尿,在仅有7人的班级里,班干部多次以检查作业和背书为名,向同班同学索要财物;


2015年6月10日,南京浦口区陡岗中学初一的陈同学因拒绝高年级学生索要钱物遭到殴打,后在厕所被迫吸食管子上的大便。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73.3%的受访者身边曾经发生过校园暴力事件。华东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研究所长期进行校园暴力的相关研究,副所长苗伟明表示,近年来校园暴力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数量增多,手段更为残忍,带有随意性。


有媒体过做过统计,仅是去年3月至6月,就有17起校园侮辱事件被报道。然而,超过半数的事件只是在教育机构内部进行处理。有的根本没有报警,有的是到公安机关后,以行政拘留、回校教育等方式解决。


根据我国目前的相关法律规定,行为人的故意伤害行为给受害人造成轻微伤的,只承担行政责任(行政拘留);只有行为人的故意伤害行为给受害人造成轻伤以上的,才承担刑责。



今年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也开出了药方。


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的建议是,要从立法上解决校园暴力问题,完善相关法律,对家长和学校追责。




由于未成年人对暴力行为没有正确的认识,有些施暴者甚至将施暴过程拍成视频上传至网络,造成其他未成年人的效仿。全国人大代表刘晓翠建议,要加强网络管理,清理校园暴力视频,禁止上传和传播校园暴力视频。




“对那些打完人还传视频上网炫耀的未成年人必须强制教育,对监护人也要有一些必要的措施。”巩汉林认为,“我们的学校并不只是看分数的,所谓的从娃娃抓起,就是法制道德观念、思想文化价值观也从娃娃抓起。”


据调查,不少受害儿童并没有意识到施暴者对自己的暴力行为已经违法,他们往往只是以为“闹着玩”、或者“被欺负了”。


“法制教育一直没有真正进入课程,我给教育部提的议案就是法制教育进入课程。目前,中小学普法教育都是停留在表面,所以致使孩子们法律意识比较单薄。”全国人大代表、中学教师王家娟就建议,学校加强法制教育,提高孩子们的法律意识。


全国政协委员姜昆则表示:“我正找人设计一款网络游戏,通过游戏的方式,提高儿童的自我保护意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侨联副主席朱奕龙认为,应进一步明确家长、学校在校园欺凌中的安全教育、管理和防范责任。他倡导建立一套完善的校园预防暴力防控体系,社会各类预防欺凌、研究欺凌的机构以及公益性组织和专家都可以参与其中。



立法修法,追究校园暴力行凶者的法律责任



有别于上述校园暴力事件,去年三名在美中国女留学生施暴案的结果令人心惊。


2015年3月,现年均为19岁的中国留学生翟某、杨某和章某同其他一些中国留学生绑架了中国同学刘某,对其进行殴打和折磨。2016年2月17日,三名在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州读高中的中国学生因绑架并凌虐同胞同学,分别被洛杉矶地区波莫那高等法院判处最少6年监禁。




巩汉林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可以参考一些国外的措施和法规去预防校园暴力,有一些孩子遭受了校园暴力行为后,一辈子都会留下阴影。


刘晓翠认为,我们现在还是偏重于未成年人的保护,刑法规定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承担刑事责任,14岁-16岁只承担相对刑事责任。


从事教育工作多年的全国人大代表、金华金东区实验小学校长方青也认为,不少校园暴力的实施者,并没有遭到严肃的处罚,因而没有震慑力,让施暴者并没有意识到施暴行为要负相应的责任。


 


刘晓翠建议制定反校园暴力法。现在可根据现实情况,在刑法中增补新的条款,或者由有关部门抓紧作出必要的司法解释。同时,她建议加大执法力度,由公安等部门定期开展打击校园恶性暴力事件的专项行动,严厉打击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恶行。

  

民进中央今年专门提交的《关于遏制校园暴力伤害事件的提案》称,法制不健全、青少年校园暴力犯罪成本低是首要原因。


民进中央建议,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刑法等相关法律,对校园安全的内容予以明确具体化,把遏制校园暴力纳入校园安全范畴;对校园侵害情节恶劣者依法判处严刑,对于轻微的违法犯罪行为,法律也要做出更细化的规定,便于各地司法机关在惩治该类行为时有统一标准;适当提前刑事责任年龄。


在会议开始之前,袁贵仁还在和教育部的同事说起近年频发的校园暴力案、欺凌案,他说,“我们2亿多学生,每一个孩子的安全,都让人十分牵挂,每一个事故的发生,都让人十分痛心。”他说,这就需要学校、社区等各个单位共同努力,负起各自应当承担的责任。


  点击数:2284  录入时间:2016-3-10 【打印此页】 【返回】【关闭窗口

安庆市青少年宫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亿网科技
联系地址:安庆市菱湖南路183号 联系电话:培训部:0556-5218366 5223242
办公室:0556-5223161